大头妖怪cz

说你🐴呢?

【洋灵/卜岳】LOST BOY 02

*大家好!

*ooc 无逻辑 看着玩





李振洋是掐着下铃声探着头进教室的。


原本急着起身的学生们看着风云学长在门口,又不由自主坐回到位置上,眼睛紧紧跟随着他。


收拾东西下课的张老师往门口瞟了眼,看到正眼巴巴看着他的李振洋,“李振洋?你来干什么?以前半天都见不到人的,今天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底下都笑成一片。


李振洋踱进教室,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不是,老师,学弟学妹们在呢,你就别揭我老底了。”


张老师双手抱胸,看了看在座位上窃窃私语的学生,抬下巴示意李振洋继续讲下去。


“是这样,我们这不在排的一个比赛节目嘛,有个小可怜不小心玩滑板摔了,现在还打着石膏呢。李老师就建议我们不如从大一这发掘新苗子,这不就派我摸到您的班里了嘛。”


张老师点点头,“是那个校园歌手大赛吧...挺好的,也算是给他们一点历练的机会了,那需要我给你推荐吗?”


李振洋没回,只看向教室后面一点的那个地方。


他其实从一进来就瞟到了他,这么优越的孩子放哪不是最夺目的呢。


李振洋装作认真挑选的样子,但视线也只是围绕着那个人打转,搞的那个人周边的人都心跳加速,期待自己被学长点中。


李振洋能感觉到那个人眼睛在自己身上,他在看他。


但他又没看着他,他视线的终点不是自己,自己只是不小心进入了他的眼神的虚空里,一不小心的话,自己都要陷入那片虚空。


李振洋的手指在半空中转动了一会儿,朝着那个男孩的方向指了指,“就那个男生吧,我看他挺好的,先跟我过去试一试吧。”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向后看过去,然后恍然大悟,人都是视觉动物,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呢。张老师看到李振洋点的人,也点点头,“李英超啊,各方面条件确实不错,那你就先带他过去吧,其他人可以下课了。”


被叫到名字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还是被边上的室友拍了两下才反应过来,“老师刚刚叫我干啥呀?”


“拜托~你怎么连下课了都还心不在焉的啊。是那个叫李振洋的学长叫你去顶个节目啦。那我中午就不和你走了哦,林彦俊要请我吃海底捞诶。”这个室友边说还边指了指讲台边那个被女生围着的高个男生。


李英超点了点头就让尤长靖先走了。


再看向李振洋的时候,正好对上李振洋笑意深深的眼睛,他不自在地低下头,整理好书,走下阶梯反倒不敢再多向前走一步了。


李振洋看着这手足无措的小孩有一点无奈,怎么总是这么怕生呢,我也不吃人啊。


这么想着,他轻轻拨开他周围的女生,径直过去揽住李英超的肩膀,回头和女生们说了声抱歉后,便在女生们不甘心的眼神中走了。


李振洋是觉得李英超是真的很紧张了,都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距离了,怀里的小人还是僵直得一动都不敢动。


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想问他午饭吃什么,小孩惯性往前走,被他手一捞,又撞回怀里。


“?”小孩不解地抬头。


很好,总算有点反应了,“中午想吃啥?等吃完有力气我带你去见学长们。可不准说随便啊,说随便就带你吃西红柿炒鸡蛋了。”


李英超皱了皱鼻子,“想吃辣的,想吃火锅。”


李振洋的好字刚要在嘴边就要出来,又生生咽回去,“好啥好,你下午得去见学长,最好保持嗓子状态,你是不知道那群人啊。那就这样,就吃西红柿炒鸡蛋了,火锅等你节目结束我再请你吃。”


这不还是吃西红柿炒鸡蛋吗?刚刚问我干啥?还有叔叔你谁啊,和你很熟吗就要请我吃火锅。


当然,这些话,李英超可不敢讲出来,只嘟嘟囔囔了一句“歪理”,但还是跟在李振洋身后,企图用眼睛把他的大宽肩盯出个好歹来。


点了菜,李振洋眼看着李英超皱着鼻子在西红柿炒蛋里拨开鸡蛋夹起西红柿。心说这小孩怎么嘴还这么刁呢,但手上又嗖嗖两下夹了两块鸡块进李英超的碗里。他又在李英超疑惑的眼神里回头招呼老板给李英超一瓶豆奶。


“我说你这小子很一般啊,学长这饭也请你吃了,怎么还拘得跟什么是的,也不自我介绍一下...唉唉!脸别埋进去了,你这碗都见底还埋。”李振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装鸵鸟的李英超。


李英超勉强从碗里抬起头来,还是不敢和李振洋有直接的眼神接触,感觉下一秒就会被灼伤,而且这眼神未免也太熟悉了...


“我叫李英超,大一音乐系的。”


李振洋挑了挑眉,确定他已经结束这个环节了,清了清嗓子


“我叫李振洋,大三音乐系的。我的生日4月21日。现在在兼职做模特,薪水挺稳定的。平时喜欢睡觉,也挺喜欢旅行的。有过两段恋情,现在还没对象。怎么样啊,小傻子还对那杯热美式有印象吗?”


李英超还在心里默默吐槽这莫名其妙的交底,突然被李振洋反问,一愣,热美式?大脑开始飞速旋转,这长相,这语气,这眼神,到底在哪见过呢......哦哦,记起来了!


“你就是星期六那个奇怪的客人!!”


李振洋抽了抽嘴角,很好,这虎孩子...看样子是记起来了


“那咱俩这么有缘,一定要加个微信好好深入了解一下你说对吧。”说着把早准备好的二维码亮了出来。


李英超将信将疑地扫了李振洋的二维码,心里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但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倒是这李振洋,一边美滋滋地通过验证,顺手把这点备注改成虎宝宝,一边劝着小孩再多吃几口。







TBC


本来今晚是打算绞尽脑汁码字的

真实自闭

【洋灵/卜岳】LOST BOY  01
求别糊

亲亲lof我爱你 快让我发出去吧😘😘

自省

写点什么东西都是要基于对他们的爱和尊重

【洋灵/卜岳】LOST BOY 00

*本篇只有小羊和小月的对话‼‼ 只为交代一下正篇前情(介意的话等正篇出了再回头看吧‼‼‼)
*灵感来自现实生活 为了把那个故事变成he
*ooc 请勿上升





李英超在高中有一段求而不得的感情。


说白一点,就是暗恋。


不过这段本应无疾而终的暗恋也因为李英超在高考前的告白而不欢而散。


就这样,他们就像普通的高中毕业生一样,一个毅然北上,一个黯然南下,分隔千里,出奇一致地对那个地方那件事进行封存。


哦,对了,忘了说,李英超喜欢的那个是个男生。




而李振洋在听到岳明辉讲的这最后一句终于舍得挑了挑眉。


“所以老岳,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啊,听一部纯情小言?而且还是耽美向的?”李振洋从懒人沙发里艰难地坐起来,松了松坐久的关节,抱怨似的给岳明辉飞了个白眼。


“诶,不是,这说正事呢,你可别内涵我。”岳明辉揉了揉眉心,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


“哼!”李振洋抱胸示意岳明辉继续讲下去,一副‘我看你怎么编’的样子。


岳明辉被李振洋这么一打乱,也缓了会儿,想自己该怎么描述,“我其实想请你替我看着那个男孩的情况。”


李振洋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身子往前一俯,“你这个老岳,你说什么呢?”


“别这么看我,你这么看我我还是来找你看着他的。”岳明辉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什么东西啊,就让我去,岳明辉你这可不地道啊。”李振洋直直地看着岳明辉。


“哥哥哪能坑你呢,小超儿,就那男孩,是咱们学校文学社的,我在社团招新的时候在边上瞧见的,你是不在,真应该看看,那叫一个标致。之后在他兼职的咖啡厅见到过他几次,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李振洋抱胸看着岳明辉眉飞色舞地讲着,“等等等,不是我说你啊老岳,你勾搭人家小学弟,凡子他知道吗?真看不出来,你这岳老牛吃嫩草是越吃越嫩了啊。”


“瞧你说的,你哥哥能是这样的人吗?人凡子也知道超儿,只是...你懂的,凡子总喜欢吃些小飞醋。他虽然也挺喜欢超儿的,但就是不喜欢超儿太黏着我,他一吃醋,受罪的还不是你哥哥我吗。”岳明辉虽然嘴上说着抱怨着他的小男友的话,但身体开始放松地向后靠,嘴角也挂着微笑的弧度,“这不就找上你了嘛?洋啊,哥哥可是最信得过你了啊。”


李振洋不仅被喂了一口狗粮,还一下子被扣了个最信得过的人的帽子,岳明辉能一下子把自己捧这么高一定是非奸即盗,“别了别了,我可不敢当,你这求着办事呢,说自己说半天,倒也没见你说几句那小孩的情况啊。你可别想不清不楚地糊弄过去。”


“我这不就要讲到了嘛,就你,一直打断人家说话。”岳明辉边没好气地说,边用了一会儿劲从沙发里出来,把手机拿出来在界面上戳戳划划了一阵儿,把手机屏幕放到李振洋面前。


李振洋没带眼镜,眯着眼睛看屏幕上的一串小字,“1-800-273-8255...这...?”


“美国预防自杀热线。”岳明辉声音沉沉的,“几个星期前翻他网易云看见的他收藏的歌......”


李振洋是聪明人,一听岳明辉前部分话就猜到了七八分,他拿过岳明辉的手机,翻了翻那首歌的大致歌词,“会不会就是,你知道小孩的,青春期嘛,总会多想的...或者是他听这首歌好听呢。”


“一开始我和凡子也是这么想的,但之后我们观察了他一阵儿。该怎么形容呢...超儿他,确实有时候情绪的反差很大,有时候吃饭吃着吃着就哭了,甚至在路上走着就开始哭,哭完还和我们说对不起。”岳明辉顿了一下,看李振洋的反应,见他没有皱眉就继续说了下去,“但,超儿大多数时间都是挺开朗的,就和普通小孩没什么两样。我主动接触了几个他过去的同学,你一开始听到的故事就是从他们那儿了解到的......”


岳明辉也没继续说了,静静地看着李振洋,仿佛在等他的反应。


“那...也应该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或者去医院吧,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和凡子也和他提过来着,可一提到看医生他就很抗拒。洋洋,我这一圈朋友就数你的心最细了,小孩儿是个好小孩儿,你要是在过程中也觉得他需要接受治疗,我们架也会把他架过去的。洋洋......”岳明辉放软语调。


“行吧,但让我帮忙总要有点报酬吧。”李振洋盯着岳明辉笑了笑,“老岳,你知道我要什么的,你给得了我吗?”


岳明辉和李振洋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行吧,只要你同意,我回头把你的旷课都销了,论文也给你包圆了,你看......”


“成交!”





李振洋:老岳,其实我觉得你这些理由也还是太牵强了。

岳明辉: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可闭zei吧,作者真的快要圆不回来了。






其实很喜欢看评论(一个暗示)

【卜岳/洋灵】关于小萝卜精的抚养问题

*前一篇拔萝卜的后续 

*ooc 请勿上升

*后置彩蛋(小灵认亲





只见萝卜里的小家伙动了动身子,卜凡和岳明辉紧张地绷紧了身子,不敢喘出一声大气。

小家伙很安分,没有长出獠牙或者变成大壮男妖怪,他只是在伸展了身体后睁开了大眼睛,然后朝着岳明辉伸出了双臂。

岳明辉指之前就挺喜欢小孩的,他也知道他的性向决定了他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不过所幸也是自己看得通透,在和前一任在一起的时候就一直有意无意地提想要领养孩子,只是这个提议在那人出轨后一直被搁置到了现在。如今就有一个孩子就在自己的面前,岳明辉的心可不就要化了吗。

他看着小孩朝着自己伸手,直直地就要去抱起他。卜凡可急了,一把把岳明辉拦了下来,边拦还边劝,“哥哥啊,这小孩来路不明的,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碰他啊!万一是妖怪咋办啊,哥哥!岳诶!”

再说那小孩,本来笑呵呵地等着被那个慈眉善目自带母性光辉的人抱起,一看被人拦住了,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凶巴巴的人压制着,那个小嘴立马就撇了下来,作势竟像要哭似的。岳明辉本来还有点犹豫的,一看那大眼睛蓄着泪水,便急着挣开卜凡要去抱小孩,“凡子,哥哥说了多少遍了,科学是我们的最好的武器,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神神鬼鬼的啊,你看啊,这么可爱的小孩,能像是妖怪吗?对吧,小乖乖。”说着还掂了掂怀里的婴儿,和他一块笑了起来。


卜凡不好凶岳明辉,就朝着小孩皱了皱眉,这小孩也不甘示弱,努力地把五官缩在一起,回了个鬼脸过去。岳明辉见着一大一小不对盘的样子,还是想先从容易的入手,便空出一只手拉住卜凡的衣角,撒娇似的扯了扯,“凡子,要不今儿我们休息一天,我有点累了。”


卜凡知道岳明辉是为了小孩向自己撒娇,但既然他都已经说了,卜凡也不舍得让他继续在地里呆着,就拉过岳明辉的手就往田埂上走。岳明辉在卜凡身后偷偷地笑,小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前面的卜凡,撅了噘嘴。




岳明辉把小孩放在沙发上,左右端详,怎么看怎么喜欢,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拉住了去淘米的卜凡,“凡子,咱给这孩子起个名儿吧,没名字咱也不好叫不是?”


卜凡抓了抓盆里的米,心说一起名不就四舍五入要住进家里了吗,他哥心也是真大,不过他也没说出来,因为他也看出了岳明辉是真的开心,“这小萝卜精长得不还挺水灵的吗?就管他叫水水吧。”


岳明辉白了他一眼,“这名字也太水了,还不如叫灵灵呢。诶,我看灵灵就挺好,灵灵,小灵,灵儿...真别说,还真适合嘿。”


卜凡空的一只手搂住岳明辉,“人一小男孩,要不再想想?你别整得和小姑娘似的。”岳明辉拿肩膀撞了撞卜凡的胸口,故意黏黏乎乎地说,“那孩儿他爸,你再给孩子想个字呗。”


卜凡被这一句孩儿他爸羞得扭头不停咳嗽,咳完了还装模做样当无事发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声道:“你一直说他和我们超级有缘 ,不如就叫他灵超级吧。”


岳明辉一听,忙用手肘捅了下卜凡,“孩子还在这呢,不许你说脏话。就灵超了,灵超就好了”岳明辉赶忙敲定孩子名字。


岳明辉拐的那一下有点重,卜凡疼得倒吸一口气,但还是笑嘻嘻的,“好好,孩儿他娘说什么都好。”



再说回这小萝卜精吧,哦不,现在该叫他灵超了。这灵超啊,说来到底也不是凡物,小半月过去了,竟已长成两岁孩子,还会说一些简单的话,比如说岳岳妈妈,叫的是最顺口了。只是在对着卜凡的时候,就什么话都不说了,任凭卜凡怎么逗他,想让他喊爸爸都不肯,这时候岳明辉总会忍着笑意拍拍卜凡的背安慰他,“超儿估计还记着他刚出生的事儿呢,我儿子,有血性!唉唉凡子!没事儿,等孩子在长大点就好了。”然后任由卜凡在趴在自己胸口上寻求温暖。


这一天,卜凡做好晚饭,摆好碗筷后走到院子里叫醒看书看累的岳明辉,岳明辉迷迷糊糊地回给卜凡一个吻,“凡子...叫超儿吃饭。”卜凡站起身扫了一眼院子,看到大铁门开了个小口,心下咯噔一声。把岳明辉从躺椅上拉起来后,转身进了屋子,岳明辉刚起来脑子也一团糊,还没搞清楚卜凡在做什么,就看见卜凡从屋里出来,“超儿......好像不见了。”本来一团糊的大脑抓取到关键词变得清醒,“什么?!我睡着前不还在院里吓鸡呢吗?”


卜凡指了指铁门,神情严肃。“都怪我这么不小心,我应该让他在屋子里玩的,都怪我都怪我。”岳明辉说着就要往门外冲,被卜凡一把拉住,“我们应该一起去,分头找能快一点。”卜凡把放躺椅上的衣服塞进岳明辉怀里。岳明辉点点头。


暮秋的晚上天黑得很快,不过幸好这烤鸭村也不是多大的地方,他们也不过在村里面寻了半小时,就在村后的小溪边找到了灵超,和另一个男人在一块。




李振洋看到灵超的时候,他刚准备回烤鸭山。


他是个游历惯了花花世界的主儿,来到这穷乡僻壤也不过是为了躲避家中逼婚的压力,他出走前和家人说:“与其让你们在这每天逼着我,我还不如去那烤鸭山上的鱼乐观做道士,权当给自己放个假了,你们若是还追到山上了,那我就去剃度当和尚!”这样一来他家里人就真的再也不敢过问,就由着李振洋去了。


不过李振洋也只是说说,他刚上山不过三天,就觉得无聊了,又拉不下脸皮马上回家,就只好天天下山在这烤鸭村逛一逛,领略一下乡村风情。这不,这一天领略完准备回道观里的时候,就看见溪边坐着一小孩。他心想这一片平时也没什么人啊,怎么有一个小孩坐在这,该不会是什么妖怪吧,想着,紧了紧手里的桃木剑。


出乎他的意料,这就是一个普通小孩,说不清自己是谁,也说不出家在哪,但是怪可爱的。李振洋扪心自问,任谁看了这小孩也都会忍不住疼爱他,所以他现在陪这小孩等他父母来找他一点也不奇怪,而且看起来他也挺喜欢自己的,真好。




岳明辉看见灵超和李振洋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丝诧异,但目前他还是更关心刚找到的灵超。他小跑过去把灵超抱起,查看他身上有没有受伤。灵超看到自己的岳岳妈妈来了,开心地“妈妈妈妈”的叫。卜凡跟过去,看见穿着道袍的李振洋,抱拳道:“谢谢道长帮忙照看我们家孩子,我们到时候一定上山拜谢。”


李振洋一愣,特别是在他看见岳明辉的时候,在年初他才刚见过岳明辉,那时他们两家公司刚结束合作,岳明辉在整个合作过程展现的都是强大的专业能力,事情都被他安排的十分稳妥。李振洋就是欣赏这样的人才,在庆功宴上还问过他有没有想法去到自己的公司,但那人只是呷了口酒,笑着回绝了。李振洋也没有继续纠缠,就当认识了个朋友。而现在呢,他刚认识的小孩笑着叫他妈妈,他边上的男人说小孩是他们家的。李振洋眯了眯眼睛,镜片后闪出八卦的光芒。


岳明辉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先谢过他,“李总,谢谢你照顾我们家超儿了。来,超儿,谢谢叔叔。”(李振洋:我这才二十几的大小伙子,你让他叫我叔叔???)


“鸭鸭鹅鹅!鸭鸭鹅鹅!”灵超兴奋地在岳明辉的怀里扭动。“儿子你在说什么呢,让你谢谢人家呢,怎么鸭呀鹅呀都出来了?”岳明辉奇怪道。李振洋自豪地抬起自己高贵的头颅,“小超儿这是在叫我呢,我刚刚教他喊得洋洋哥哥,他学的可快了!”( 岳明辉:你谁啊,小超儿怎么叫这么顺口呢,还有你什么辈分你还没点数呢,还哥哥?我看你就是个鹅!)


一旁的卜凡 暴击+10000点(卜凡:怎么让自己的儿子叫自己爸爸,在线等,挺急的!)




 最后李振洋在这烤鸭山待了半个月就走了。


鱼乐观的秦道长说你要是每天都下山找那家子,你也不用在我这观里出家了。李振洋也乐得,因为前几天他家里已经来找人了,不是来逼婚,而是等着他回公司主持大局。李振洋在走的时候和岳明辉他们一家告别,李振洋和岳明辉说这个小地方还是容不下他们的,只要他们回到困因市,李家的企业总会为他们开启大门。岳明辉没立刻答应,只说他会考虑。



岳明辉在决定好要离开前,问过卜凡了的。


“凡子,你说我离开了,会不会显得我很自私?”

“不,不会的,你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糊里糊涂过完一生。”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城里过新的日子吗?”

“你知道答案的,明辉,你知道的,我的心永远只和你走。”




“超儿你听你洋哥和你说,城里面好吃好玩的东西可多了,只要你来城里,洋哥肯定都得给你啊,你呀,只要可着劲和你妈提进城住的事,你妈保准百分百同意。什么?你爸怎么办?就你爸那性格,他能丢下你妈和你?没听说过!唉,洋哥这会儿就已经开始想你了,一想到几天不能见我们超儿,你哥哥我就要流下几滴男儿泪了,真想马上见到我们宝贝超儿,答应我不要让哥哥等太久好吗?”



一个进城后续



岳明辉回到困因市已经有三个月了,一切都很顺利,工作顺利,婚姻(领证了!咋了!合法的!)幸福,孩子健康成长,对,问题就出现在孩子这,不是说健康成长不好,而是这一下子成长就成长到6岁了,虽然生长速度已然放缓,但长出来的不能缩回去不是,这么大的孩子该上学了。但孩子的两个爹还在为户口本的名字闹别扭呢。


“不行,小超得和我姓,岳灵超,多好听啊。”

“这名字不是和岳灵珊撞了吗?卜灵超多好,听起来就亮晶晶的。”

“卜灵?不灵?诶!卜凡你什么意思,每次取名你都不靠谱,你就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还嫌弃我起的名字。”

“唉不是的,老岳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老岳?明辉?别不理我啊。老婆,都听你的全听你的,我不抢了,不抢了!”


这场别扭终以卜凡的低头结束了,搞定了名字的事,岳明辉就想找李振洋解决小学的事,李家在困因市手眼通天,小超这一点点小事,李振洋肯定能同意。可还没等岳明辉去找李振洋,对方已经先找到他了,还拍着胸脯表示已经解决了灵超上学的事,全市乃至全省顶尖的名牌小学——欧联小学。


“诶,小超户口都还没上,你怎么搞来的学籍啊,洋洋你可真牛。”

“谁说超儿没户口了,就是我家的户口,不然你以为能这么容易上欧联啊,还随了我家姓,李英超,读快点不就是灵超了嘛。你说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儿啊,你说是吧老岳。”


岳明辉两眼一黑。


据说那天李振洋都没下得来床——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他心心念念的小宝贝还被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勒令在家不准出门。


(岳明辉:感动吗?   李振洋:不敢动不敢动。   李英超:哥哥呼呼,痛痛飞走。)




上学认亲彩蛋



“李英超,妈呀,一天天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李振洋作势就要打他。

“嘛呢嘛呢,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一天天公司也不管,就只知道欺负超儿。”岳明辉出来打断他。

李振洋被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你自己问问他,他做了什么好事,今天我去接他,我这个哥哥好好地站在那儿呢,他倒好,一头扎到人朱星杰怀里了,还喊他哥哥喊不停了。急得朱星杰他弟,你见过的,就那小炮仗,噼里啪啦地吵着让这小崽子还他哥哥。”说完还瞪了瞪躲在岳明辉身后的李英超一眼。

“超儿啊,这怎么回事啊,你不说清楚,妈妈我就要被醋味酸倒了。”

李英超虽然含着泪花,但还是倔强地抬起头为自己辩解,“他就是我哥哥,我已经观察他好久了,这么白这么嫩,他肯定也和我一样,是一个萝卜!!还有坐我位置前面的那个黄明昊,虽然他不说,但我也知道他和那个哥哥一样也是个萝卜!”



......



 李振洋:你把他刨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把他脑子磕了。 

岳明辉:在说对不起了。





我好快活